往事情感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两性情感

同居男女:与好男人同居后,才发现他的另类疯狂

时间:2020-03-16 来源网站:往事情感网

同居男女:与好男人同居后,才发现他的另类疯狂

萍(化名),28岁,女

失去后才懂得珍贵

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后悔了,如果能让时光倒流,我一定会倍加珍惜昨日。

我曾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丈夫是我的初恋,在事业单位工作,1.80米的身高,脾气随和,为人宽厚。他对我宠爱有加,上下班经常接送我,还时常给我洗衣服、买东西。在别人眼里,我是让人羡慕的,可我却身在福中不知福,经常因为家庭琐事和丈夫吵闹。

婚后半年,我怀孕了,家里经济条件好,丈夫和婆婆要我安心在家休息,我偏要去做生意。那次去义乌进货,一路颠簸,没想到孩子流产了。孩子没了,做生意没钱,加上买地基写了自己的名字,招致婆婆不满整日唠叨,我的心情一片灰暗。丈夫是个孝子,我和婆婆发生矛盾,他夹在中间两头为难。由于心情抑郁,我开始神经错乱,出现幻觉。丈夫一再忍让,受不了我的吵闹和母亲的压力,只好提出离婚。

得到时没有珍惜,即将失去,我才翻然悔悟。我试图挽回这段婚姻,用自己的行动弥补过失。可是已经晚了,每天烧饭洗衣,所有的家务都是婆婆一手包揽,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找不到,只能听之任之,服从命运的安排。我们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

失望中,他乘虚而入

2003年10月,那段时期是我最痛苦的时刻,每天我都浸泡在泪水中,悔恨时时噬咬着我的心。就在这时,邻居给我介绍了枫,他是徐州人,比我大11岁,也是离婚的,徐州的公司将派他到枣庄办事处工作,他租了我邻居的房子。

见面那天,我们在一起说了不到半个小时的话,就匆匆分了手。他个子不高,脸上还有小缺陷,如此其貌不扬,简直和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有天壤之别。可介绍人说,他家庭条件好,枫一口许诺:你这儿工资太低,不如到徐州来吧,我给你找个地方上班!我那时一心想远走高飞,离开那个伤心地,听了枫的话,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几天后,便来到徐州投奔他。

枫把我带到他家,他屋里只有一张床、一个沙发和几件简陋的家具。第一天晚上,我睡床上,他睡沙发,我们一夜相安无事。可是,第二天早上他就吵着说睡得腰疼,我让他睡到床上,他就伺机靠近我,我一把推开他。第三天夜里,我把他的被褥搬到沙发上,他闷闷不乐玩了一夜电脑。

到了第四天,有人想租这间房子。枫问我:每月租金600元,咱们租出去吧?我推辞道:你的事,随你的便!他便请了几个朋友帮忙,搬到了另一间自建的房子去住。他把房子收拾干净,铺上床放上我的行李。天色渐晚,枫呆在屋里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。那一夜,不该发生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,就这样稀里糊涂的,我把自己给了这个不喜欢的男人,也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悲剧人生。

早上枫出门去了。租房子的大姐推门进来,见我独自在家,便关切地问长问短。她说:你这么好,怎么和这样的人在一起?别上当了,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!说着就要给我车票钱。我谢绝了她的好意,心里乱得如翻江倒海。我是个有着很深传统观念的人,向来信奉嫁鸡随鸡,反正自己已成了他的人,就是走也要等他来。没多久,又一个邻居大哥也来劝我,让我赶快走。我的心里有隐隐的不安在滋长,正徘徊不定,枫推门而入。原来他就在隔壁的房子里,故意偷听刚才的话。

你为什么要骗我?面对我的责问,枫避而不答,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,让她告诉我他是个怎样的人。说着他将我拉到后院,冲着一个白发老太太叫婶子。婶子把枫着实地夸了一遍,说:别人要把侄女介绍给他,他不愿意才招致愤恨。虽然我将信将疑,但知道自己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乡,终究逃不出他的手心,只得听天由命。

同居后,他暴露了真面目

同居后,我粉饰太平地将枫的情况告诉了家里。母亲虽然不满意,但也算默认了。原想嫁鸡随鸡,安分守己地过平平静静的生活,然而,我的梦想被枫的粗俗、暴戾击得粉碎。每次喝醉酒后,他都会发酒疯。2004年夏天 ,一次酒后他用玻璃杯砸我,碎片落到了胳膊上,顿时我血流如注,一直淌到了裤子上。

我惊恐万分飞奔下楼,路上一个骑摩托的男青年看见,好心将我送到了医院。我不敢说实情,只说是擦玻璃不小心碰破的,家里没人。我身无分文,在急诊室缝好了伤口,又不敢给枫打电话,只好打给枫的姐姐,请她送来80元钱。可枫的姐姐一口回绝:我不认识你!

坐在急诊室里,泪水打湿了我的脸颊。护士见到我的孤独无助,便帮我给枫打电话,枫还耍赖说不认识我。回到家时,等待我的是意想不到的一幕:枫故意和一个年轻女子亲热地搂在一起。我的心顿时被刺得千疮百孔。见我来了,那女人才悻悻地走了。每次喝完酒,我都要忍受他的无理取闹,粗话、脏话他是张口就来,连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被他骂得狗血喷头

2005年,我们有了个儿子,虽然已为人夫、为人父,他的本性却毫无收敛。去年春节后,他想买房子,向我要离婚时前夫留下的两万元,当时我们正在出租车上,他抓起我就打,说是钱放在我母亲那里他心里有气。一场激战后,我抱着孩子回了老家。枫想孩子,可是心中有愧,不敢进我家门,电话里他曾多次骂过我妈。那天,他厚着脸皮让哥嫂跟着来了,一进门,母亲便一巴掌给了他个下马威,他只好无趣地打道回府。

我带着孩子独自租房住,屋里家徒四壁,连电视都没有。为了要回我的嫁妆,我又回到徐州。枫见我回来喜出望外,信誓旦旦一番表白。在他的甜言蜜语中,我忽然没了思路,没了自己。为了孩子,我们重归于好,我让他开车接回了儿子。这样我们又在一起过了半年,那段日子我已心如止水,只要不动手,任凭他吵骂,我都不想还口

摆脱他,我如释重负

正月十六,父亲来徐州接我回娘家,被枫一口回绝。风尘仆仆赶来,他连个面子都不给,父亲伤心不已。第二天早上,我一气之下跟着父亲回了家。这一过就是半年。我肚里怀的孩子也六个月了,家人都不赞成我要这个孩子。我想去流产,但医院要证明,而街道主任恰是我前夫的嫂子;去私人医院又不放心,于是犹豫不定。

预产期还差一个月,孩子就提前来到了人间。早上住进医院,下午我就出了院。看着别人都有丈夫陪伴左右,唯有我形单影只,仿佛被遗弃一般,一刻我也不想在医院呆下去。我抱紧了孩子,偷偷溜了出来。回到租的房子里,放下孩子一看,我惊惶失措:孩子早已断了气!早产儿体弱经不起折腾,一个小生命就这样匆匆地去了,我痛不欲生,整整哭了一夜

一个月后,我抱着儿子回到徐州。几个月没同枫联系,我发了短信给他,他马上回了电话,满嘴污言秽语。他怪我又找了男人,想向我要回儿子,并解除同居关系。隐隐约约的,我听到他旁边有女人的声音,显然枫不甘寂寞又和别人同居了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,声称是枫的对象,她威胁我:你不要纠缠枫,是个女人都会生孩子,我和他结婚也会生的!虽然明知这个女人是故意气我的,我还是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我打家里的固定电话,又是那个女人接的,这更证实了我的猜想。我无处可去,只好住在旅店里。下午,枫来看我,他一改昨日的强硬,低声下气地央求我回家,并再三保证同那女人断绝关系。我早已心如死灰,三言两语岂能解去心头的怨气,况且枫还矢口否认同那女人的关系。晚上,我抱起孩子回枣庄,第二天早上再来徐州。

一天我回家给孩子拿衣服,那女人就在屋里,她看到我面露愧色起身要走,我拉住她:你不要走,我是来拿衣服的,不想跟枫再过了!枫躺在床上一声不吭。待我刚出门,枫追了上来,他一把拉住我要解释,我头都不回。路上手机响个不停,你别走,咱们好好过行吗?枫一遍遍地挽留。想着儿子这几天跟我风里来雨里去,折腾的有了病,我只好向他妥协了。

再次同居,仅半个月,我们再次燃起战火。一气之下,我搬了出来,孩子留给了枫。这段时间,在枫的照料下,孩子终于乖乖地叫了他爸爸。看到这些,我长长地吁了口气,自己的目的总算达到了。离开他,把孩子留下!这是我由来已久的想法,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。枫对我也死了心,只要见到我就要动手打。

想儿子我心痛欲碎,可又百般无奈。自己没收入保证,又拿什么抚养儿子?前几天去看儿子,我们娘儿俩哭成一团。枫抬手要打,儿子吓得抱着我不放事已至此,我早已没了幻想,不管怎样这次绝不回头!摆脱了婚姻桎梏后,我开始自己的创业,如今已有了一方新天地,我相信,明天会更好

萍看似柔弱,内心却很刚强。三年来反反复复,分分合合的这段情感,给她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。既然下定决心,那就勇敢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吧,女人的名字不叫弱者,我相信,错过了星星,明天还会有月亮